http://carlyjo.org/yubi/842/

这是因为阿拉伯帝国向来对各中亚属国横征暴敛

2018-12-06 14:31

  在今天的哈萨克斯坦与吉尔吉斯斯坦的交壤带,有一条陈旧的河道由东向西北标的目的横穿而过,这即是塔拉斯河(Talas River)。这条全长不外500余公里的小河似乎显得有些微不足道,在一般的中亚地图上,人们以至很难找到它的影子。在河谷中游左岸的平原地带,坐落着一座以它的名字定名、具有2000多年汗青的古城——塔拉兹(唐译“怛罗斯”)。公元751年(唐天宝十年),这里发生了一场空前未有的和平,交战一方为镇守西域的高仙芝率领的唐军,另一方是将领齐雅德统帅的大食(阿拉伯帝国)戎行……

  怛罗斯之战,此战是其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唐帝国与阿拉伯帝国之间的一次反面碰撞

  不意,唐廷班师盛典余音未终,边关警报已千里传驿,飞报长安。高仙芝的戎行虏掠石国,杀死老弱,奴掳丁壮,这导致了新的麻烦。侥幸脱逃的石国王子驰驱于“昭武九姓”,极言唐军之残暴,“诸胡皆怒”,尔后他又前去康国(撒马尔罕),投奔率军驻扎在那里的大食将领齐雅德·萨里。最终传到安西的动静是大食兵有可能与诸国连谋进攻四镇。为争取自动,高仙芝决定先发制人,御来敌于国门之外。

  战后,穆斯林史家大举吹嘘怛罗斯的胜利。麦格迪西的《起始与汗青》记录:“他们分几回将他们(唐军)各个击败,共杀死四万五千人,俘获两万五千人,其余纷纷败逃”。而艾西尔的《汗青大全》的记录则是:“两军大战于怛罗斯河,穆斯林们最终打败了他们,覆灭近五万人,俘获约两万人,残部逃回中国”。可谓是言之凿凿,却唯独对大食戎行本身丧失语焉不详。这生怕亦是在前五天的激烈战役中阿拉伯戎行伤亡数字较大不克不及示人,故而“为亲者讳”罢!

  丝绸之路遗产点交河故城,我国保留两千多年最完整的都会遗址,唐西域最高军政机构安西都护府最早设在交河故城。

  阿拔斯王朝成立之初场面地步不稳,自称“萨法赫”(屠夫或仁慈、激昂大方的人,双关语)的阿布·阿拔斯努力于毁灭和铲除前朝余孽,残忍地设想搏斗了倭马亚家族80余人;倭马亚王朝历代哈里发的陵墓也遭到粉碎,尸体或被鞭打或被焚毁。由此激发的国内动荡亦波及了8世纪初方才被阿拉伯人占领的中亚河中地域(指阿姆河与锡尔河之间地域),驻军哗变,各土著王国(唐称“昭武九姓”)也乘机响应。这是由于阿拉伯帝国历来对各中亚属国横征暴敛,实行杀鸡取卵的政策。据10世纪中叶波斯汗青学家纳尔沙喜记录,呼罗珊总督强逼布哈拉(唐称“安国”)赔款100万迪拉姆,其数额相当于布哈拉五年的税入;又强令撒马尔罕(“康国”)一次缴纳200万迪拉姆,当前每年交纳20万迪拉姆以及3000“头”奴隶(每头奴隶折价200迪拉姆),列国承担十分繁重。

  在怛罗斯疆场上坚持两边的戎行服饰悬殊,言语欠亨,兵器配备亦大不不异。高仙芝统帅的唐军本部以步卒为主(安西都护府仅有军马2700匹,即便全数出征,按一骑两马计亦不外马队千余人)。安西汉军在其时号称“全国精兵之最”,身着出名的明光铠,分量轻而防御力强;擅长利用两面开刃的长柄陌刀。当步卒手持陌刀以稠密队形横向列于阵前“如墙而进”时,敌甲士马当之皆碎。唐军将陌刀与另一种特色刀兵弩相共同,“去贼一百步内战,齐发弩箭;贼若来逼,相去二十步即停弩,持刀棒……过前奋击”,缔造了步卒胁制马队的战法。高仙芝将步军摆设在怛罗斯河滨抵御仇敌进攻,本人则率领少量的马队驻扎在步卒阵地之后,怛罗斯之战作为灵活部队,而把战役力较弱的葛逻禄部队摆设在两翼充任鉴戒部队,以充实操纵能力强大的弩射杀仇敌。

  也是在公元750年,唐朝在中亚最大的合作敌手阿拉伯帝国(唐称“大食”,来自波斯语Tazik,今译“塔吉克”)履历了改朝换代的猛烈动荡。自747年一个获释奴隶阿布·穆斯林率众在呼罗珊(今伊朗东北部与中亚南部)起义到749年,历时两年,倭马亚王朝戎行敏捷溃败。起义者占领库法城后,于749年岁尾在库法清真寺宣誓拥护阿布·阿拔斯,是为阿拔

  • 中通防爆电机电器有限公司
  • 防爆空调
  • 地址:南阳市宛城区伏牛南路生态工业园
  • 联系人:朱容君
澳门银河 QQ 250206374 澳门银河 www.dedesos.com
南阳织梦帮公司 www.dedesos.com 版权所有 ?2011-2016
本站模板由 织梦帮 www.dedesos.com 设计制作 更多dedecms模板 访问 www.dedesos.com

网站地图